pa4yu火熱都市小說 靈契之主笔趣-第七百二十八章 議戰(下)熱推-ycsz5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因为我污蔑了他和起始大帝,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但说后者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我觉得他没有理由骗我。而且起始大帝的真正实力不比人皇弱,即便最后关头,他们的差距都没有荒兽王和她那么大,但他想保护族人,过去的三万年里才一直待在封印中。守护全族性命的代价,就是被困其中。”
清寻子陷入沉默,他所面对的已不是信任问题,否则他怎会不相信自己的徒儿。只是黑暗和魔道实在太过狡诈,稍不注意,整个大荒都会沦陷。
平日里,清寻子可以做个故作严肃的老头,可现在这种关头,他得为整个大荒的生命负责,因此走一步必须看之后十步,马虎不得。在他暂时没有下结论时,隆熊发声,问:
天決殘憫 逝水寒
“我还是之前那个问题,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怎连他们何时进攻都知道?”
这种话带有误导之意,所以有些人觉得夏萧这个入了魔道的人早就和自己站在不同位置。虽说隆熊没有怀疑,可他想知道更多,夏萧如实回答:
“我是远道而来者,身上有灵契之祖留下的烙印。起初,荒兽王怕我成为再一个她,所以一直对我展开追杀。我有师父和灵契之祖的保护,一直没有如他们愿。之后,荒兽王参悟出了些事,那就是我存在的原本意义。”
“此话怎讲?”
“我虽然不知道灵契之祖是如何将我从原先世界拉来大荒的,但我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将我送来大荒,护我安全,就是为了让我修行,至于流传至今的预言话语,想必是为了让我获得更多关注和资源,以此令我成长。然后,她再通过这个烙印将我的力量吸收,以此冲破封印。”
“雀旦得知后,成了第一个发现灵契之祖在月亮上的的人。他也开始拉拢我,所以我才会在他们的设计下入魔。入魔之后,经过一番波折,我去了擎天宗,现在那里就是个毒巢。可黑煌用魔气将我的烙印封锁,就此不用担心人皇吸收我的力量。而我帮她杀了白敦,这才有回来的机会。我所掌握的一切,都从黑煌那得知,那家伙入魔很深,可不会骗人。她所说的一切,都将发生,因为她明确说了,让我聚集大荒所有人类修行者,以此决战。”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他故意放出来的?”
洪荒太始傳
“可以这么说!那些魔道生物隐匿太久,已饥肠辘辘,他们需要杀戮,需要人类的生灵之气和鲜血,不愿多等,这才放我回来。”
至此,隆熊大概懂得怎么回事,在场又多一个明白人,可大多数人依旧稀里糊涂,不知那些人的关系究竟怎么回事。可隆熊觉得不难懂,管他什么白敦黑煌,和雀旦同为荒兽,做什么都能说得过去。人类和荒兽的战争,爆发也不是一两天了!
场面顿时沉默,夏萧看向诸人,他所知道的事,都在这些话里,可也是数代人都没有努力出的结果。
“我们都站在明处,只有你去过的地方足够阴暗,你现在身为魔道人也见识过那片满是魔道生物的世界,不妨大胆些,说出你的计划,我们好做参考且衡量。”
副院长看向夏萧,示意他说,令其格外感激。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大家无条件的信任。他坚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但若出了差错,他也愿承担一切后果,甚至为之牺牲自己的性命。
“东海这边,理想状态就是我带着水箱去劝起始大帝,令其去找语尚言。这样一来,我们在东海就只需南国和射列的水军,一同抵挡海里的部分海兽。南海那边,光有棠花寺的前辈还不够,雀旦现在的力量很强,必须由一位问道之上的修行者去参战。擎天宗那边需要的人多些,且聚集天下魔道,我觉得派去的人应该达到最多数,至于荒兽大森林外,需要各国一起出力。”
“我说这些有些像没说,但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此次可分为四个战场,其中南北战争肯定最为激烈,特别是北部,那里全是渴望得到生灵之气的魔灵,会有很多牺牲。而且魔道生物吸食的生灵之气和元气会大部分给南海的荒兽王,所以我觉得率先灭掉擎天宗和那个空间中的魔物才是重中之重,至于荒兽大森林,我们得将其围住,不能让太多荒兽跑出去,也不必和他们针尖对麦芒,否则矛盾会更深,我们只要将他们拦住就好。我建议可以直接借大森林的禁忌之墙建立防御工事,将荒兽控制在里面。”
夏萧的大脑快速运转,只要将起始大帝这个问题解决,就能将更多兵力投入到和擎天宗及魔道生物的战斗中。只要将他们消灭,雀旦就算再强也能收拾。在此过程中,必须保证荒兽大森林的封闭。
值得庆幸的是,大森林里没有特别强的存在,来四位问道强者便可将其完全震住。不过拥有两位以上问道实力修行者的势力,只有宁神学院。
時光郁郁蔥蔥 不畫骨
所有人听着夏萧的回答,没有出声,可这显然不是副院长想要的答案,他看着夏萧手舞足蹈,可又吞吐奇怪的样,微微皱起眉。
寻味 蔡澜
“唔……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们会制定计划。”
“副院长大人,我可能没表述明白,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会尽全力解决起始大帝带来的威胁,然后只用在东海留一小部分兵力,大森林外的部队,只要将荒兽控制好即可,南海那边只用把雀旦拖住,唯独北方,我们必须以最强的兵力去应对!我们必须将黑煌身后的所有黑暗和魔道势力毁灭!”
“我此行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将他们找出来,现在找到了,无比高傲的他们必须得被消灭。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些魔道生物灭于北部,否则会有无数生灵之气和元气给雀旦补给,他会站到一个我们触碰不到的高度!”
夏萧走上前,话语极快,晓冉走到他身边扶住他,令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得到支撑。
“他很久没休息了。”
晓冉低喃,看着坐在一侧的清寻子三人,眼里皆是心疼。自从烙印封锁后,他加起来只休息了不到三天。这么短暂的日子,加上赶路的疲倦,他的大脑根本没清醒,反而乱成一锅粥。他本以为将自己知道的告诉大家就能令天下人明白该怎么做,可所有人都看着他,似他像个疯子。
巨大的压力令夏萧心头烦躁,气得直跺脚,他看着副院长,以为他们会明白的,可怎么就是不懂呢?
“我们坐一会再说吧!”
凰落九
夏萧推搡开晓冉,动作有些粗鲁,令夏惊鸿和夏旭就要坐起将其抱住,唯恐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可清寻子是他师父,副院长差不多也是他老师,不会令他在天下人面前丢人。他们之间的感情,比夏惊鸿二人想的要重。可夏萧并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只是一昧的坚持道:
“师父,副院长大人,会长大人,主持大人,还有一个多月,战争就将开始,我们得赶紧布局,不能再耽搁。”
“放心吧,等你一觉睡醒,我们肯定就处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