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19笔下生花的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風波 三-56ccl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周王宫,正堂议事厅之上。
谭宗和韩涛跪坐对立。
他们的视线对视起来。
游戏狂神
看着眼前的这个一脸肃杀,浑身戾气的青年,谭宗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本来有些事情,我不愿意理会,但是你是我看好的人,我还是希望你能走出来了,毕竟仇恨是一柄刻骨的刀,真的较劲起来了,会把自己给的伤的太狠了!”
他知道,韩涛杀人了。
这个青年,应该是第一次杀人,他剑,见血了,浑身血腥味的很重,血腥味和那股戾气给凝聚在一起了。
这样的韩涛,让他感觉有些危险。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韩涛嘶哑的声音开口,说道:“杀了袁熙,我不后悔了,有些仇,若是不能报,不当人子,若要怨,那就只能怨他是袁本初的儿子!”
在狂怒之中,心中戾气大盛,对父亲的愧疚越就是越浓烈,所以他亲手斩掉了袁熙的头颅,那鲜血狂飙三尺之上,让他有些的惊恐。
但是他很快就适应了。
可心里面还是空荡荡的,并没有太多为父报仇的畅快感,而且有几分的愧疚感,杀人,总让自己的感觉到卑劣。
他父亲是读书人,他也是一个读书人,读书人当执笔学问,如何能执刀啊。
“人你也杀了,有些事情,该告一段落了!”
谭宗不拦着,就是希望给他一个机会,如果韩涛走了牛角尖,他将会废掉,一个只是记得仇恨的人,是难成大器的,只有让他发泄一下,他才能保持冷静,才有机会成为一个能用的人。
谭宗这时候展示了一个指挥使的功力,他的洗脑本事也是一等一的,他看着的韩涛,说道:“我本来是可以拦着的,但是我觉得,我拦着你,不是在保护你,而是在毁掉你,你如果一直把这恨意记得死死地,你是很难成为我心中想要你成为的模样,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你也知道我会如何对待!”
“那我要如何,才能让自己的价值,变得更大!”韩涛的灵台有几分清明,思绪越发的冷静下来了,他的目光如电,看着谭宗,谭宗把话说的这么坦然了,他倒是有几分相信谭宗是真的在器重他,而不是利用他。
“你的身份,只是一部分,韩馥留下来的富泽,你总有一天会用完的,人最后还是要靠自己!”
谭宗提醒说道:“你韩涛只要让自己的变得能力更强,那么就算不管你去到哪里,都将会是一个有价值有用的人!”
“多谢谭指挥使提醒!”
谭宗的话如同惊雷一般,惊醒了韩涛,韩涛一直认为谭宗看重的是自己的身份,但是的事实上,除了身份,他的能力也是也是不错了。
自己想要生存下去,想要重振韩氏一族,单靠父亲留下来的福泽,那是不足的,必须要自己都变得更加的强大,才有资格去做事情。
“你是一个聪明人,不需要我多提醒,只是聪明人都喜欢钻牛角尖,你只要时刻保证的自己的冷静,那么很多事情你会想的比我更加明白!”
谭宗笑了笑,然后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黑山军即将要领兵城下了,我相信潘凤的将军的能力,但是很多时候是的计划不如变化的,所以你要配合岳述,尽快的完成计划,然后撤出邺城,这里不能久留了!”
“至于袁谭……”
谭宗轻声的说道:“来日方长,我们还有机会打回来了!”
“明白!”
死神之千年時光
杀了袁熙之后,卸掉了心中的一口戾气,反而让韩涛对袁谭这些人不太在意了,他轻声的说道:“孰轻孰重,属下会安排妥当的!”
谭宗点点头,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
两日之后,黑山军主力,从北面而来,直扑邺城的北城门,数万兵马对垒在城门之下不足二十里的地方。
潘凤手中的兵马不算是很多,但是有守城之气势,只要坚守不出,短时间之内,成为的兵马别想要破城。
这样在城内,谭宗,岳述,韩涛的迅速加快了。
在这之前,因为做好的不少工作,所以他们的施展起来,也非常的迅速,偷天换日这计划,是一个繁琐的计划。
想要把河北人才收拢在大明朝廷之中,他们需要做非常多非常的准备。
拖的时间越是长,对于谭宗来说,就越是好了。
………………
城外。
张燕没想到在邺城迎接自己是如此的森严的戒备,本以为是比较轻松的一战,但是现在,倒面对高大的城墙,他倒是有些束手无策了。
黑山军是这个时代游击作战的代表,在太行山一代而作战,依靠高山峻岭,密密麻麻的树龄从,经常能发挥一些聚合而战,分散而逃的战术。
但是对于攻坚战,那黑山军一直都是非常薄弱了,他们在这方面,也没有太多的经验。
关键还没有的足够的攻城器械。
所以张燕扎营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派遣兵卒从境内砍伐树木,制造了攻城器械,但是这都是需要时间了。
“城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燕身边战甲,高大的身躯站在简易营盘的门口之上,远眺前方,邺城高大威武的城墙,仿佛已经映入了眼底之中。
“没有!”
身边的一员副将回答说道:“邺城的兵马好像收缩了不少的战线防备,,有坚守不出,死守不战的心思!”
“还真是的麻烦!”
张燕叹了一口气,然后向着左边的文士,压低声音,问:“夜楼一点声音都没有吗?”
“应该是被困在城中了!”
文士回答:“如果他们能把消息传出来了,那我们应该早就知道了,而不是现在才知道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牧景本身就是在坑着我们!”
“小心一点!”
张燕嘱咐说道:“这点家底攒下来不容易,如今为了博取一个归顺,几乎已经把所有的兵力压在这里,我们必须万分小心,如果黑山军折损太大了,到时候哪怕魏王同意我们归顺,我们也未必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当贼当的太久了,如今他都显得非常的不自信了,唯一让他自信的,那就是他手中的兵权。
不是握着这些大军,他根本不敢和任何人合谋。
“嗯!”
众将领命。
“三日之内的,造好八百云梯,三日之后,我们进攻邺城,只有第一个入主了邺城,我们才有和魏王谈判的底气1”
张燕也不傻,归顺魏王,那是他考虑了很久的结果,之所以选择魏王,而不选择燕王,那是有原因的。
魏王背后的朝廷,始终是大汉正统,这方面,魏王比燕王这个皇叔还要有权势,他宁可支持魏王,也不愿意让燕王得势了。
“诺!”
众将拱手领命,立刻下去组织人口,开始去伐木做攻城器械。
……………………………………
城中。
谭宗坚持每天上城墙来看看,哪怕腿脚不方便,他也必须要亲自上来看看,顺便鼓舞一下的军心。
“今天的情况如何?”谭宗问潘凤。
“还行!”
潘凤道:“我估计城外的情况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了,如果他们有足够的攻城器械,就会对我们发动进攻!”
“如果他们进攻,你有多少把握?”
“他们兵力优势,我目前的兵马不足,能挡得住他,顶多五六天时间,那就必须要撤了,如果不然,很容易就会被反杀了!”
潘凤说道。
他虽然悍勇,但是他麾下的将领未必是,而且黑山军也算是在战场上有不少经验的老兵了。
“五六天?”
谭宗咬咬牙,道:“有些太少了!”
他转眼看着南面,道:“还有一个比较麻烦的消息了,可能会影响整个战局了!”
“什么消息?”
“鞠义可能已经脱离主战场,从白马北上,率领了不少的将士,具有一定的兵力优势,正在向我们邺城挺进!”
“为什么?”
潘凤瞪眼,一个黑山军已经非常难弄了,如今又来一个鞠义,鞠义的主力要是回来了,两面夹击之下,他能撑住三天,都是非常可怕了。
而且相对而言,鞠义绝对比张燕要的可怕的多了。
张燕领兵能力不错,但是鞠义在战场上敢打敢拍,张燕未必敢拿自己的麾下的主力去消耗,但是鞠义打起来,是不会留情的。
网游之月魂传说 宝贝你爱我55
“官渡战场应该有了一些变化!”谭宗道:“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官渡战场上江东军已经从青州杀进来了,断了袁绍的后路,至于具体的战况,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是袁绍的处境,应该是相当不好!”
这时代消息是非常落后的,哪怕是景武司已经建立了一套完善的驿路传递系统,但是相对于这张网络而言,速度还是太慢了。
谭宗如果在总部,倒是还能多找到一些消息,但是如今在邺城,反而对官渡的消息,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袁本初败了?”
潘凤有些的感概:“当初他杀入冀州来,何等的风光啊,无数人直接投效于他,一眼九鼎,霸道的很!”
“总会败的!”
谭宗撇撇嘴,冷笑的说道:“就算现在不败给曹操孙策他们,日后也会败给我们明军,天下一统,乃是的势在必行,我的大明,必将是这天下的唯一!”
这是雕刻在他骨子里面的一种本能认知。
没有人能改变他的想法。
他无时无刻,无条件的相信,大明一定能一统天下。
“那倒也是!”
潘凤低沉的说道:“雒阳之战,打掉了整个河北的元气,如果不是他在这一战役之中损耗太过了,他也未必会如此虚弱,所用之兵,皆为征召而来的青壮新兵,本就应该休养生息,却非要南下决战,焉能不败!”
“官渡前线的情况,与我们关系不大,如今我们最重要的,还是守住邺城!”
谭宗道:“韩馥和岳述,还需要时间,虽然各方面渠道都已经准备的非常好了,但是我们始终是在冀州,危险重重,所以工作得做的仔细一点,不能让别人察觉,必须要保护好这个计划!”
“嗯!”
潘凤点头,他其实有些时候都非常的敬佩眼前这个青年,如同鬼才一般的人才了,能如此掏空整个河北,闻所未闻。
腹黑冷少蛇蝎妻 馨香
他想了想,道:“我有一个请求!”
“说!”
“我想要牢狱里面的那些人!”
“为什么?”
“我当初脱身的时候,出现了一些纰漏,因为身份上的问题,被抓紧牢狱之中,混迹了大半年的时间!”
潘凤说道:“袁绍麾下,治政统军之人并不少,但是治法之人却少之又少,多有冤狱惨案,牢狱之人,基本上有一半都是无辜的,而且大多都是青壮年,如果可以,他们应该能组建起来了,为我增添兵力,打一场守城之战,哪怕是两面夹击,都能多撑住一些时间!”
“你确定能压得住这些穷凶极恶之人!”谭宗有些犹豫,能关在牢狱之中的,先不说冤枉不冤枉,那都是被折腾疯的人,一个个都是凶狠非常。
“能!”
潘凤非常肯定的说道。
霸道总裁全球追妻
“好!”
谭宗点头:“那我相信你,我这就让人去安排,大概有三千余人,我都给你,但是丑话我说在前面,如果你不能压得住他们,我就会当场屠戮,决不允许他们的乱我大局!”
这一刻的谭宗,是非常凶狠,非常的冷酷的。
为了这个计划,景武司北方的人几乎是倾巢而出,他决不允许任何人来坏掉他的计划,谁都不行。
“好!”
潘凤也知道,这已经是底线了,多了三千兵自然最好,但是如果多了三千捣乱的人,城墙会片刻之内倾倒。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得只会你一声!”
谭宗继续说道:“我们已经有了一条安全的路线,能让我们在功成身退的时候,顺利的杀出去!”
“哪里?”
“河内!”
“我自然知道是河内,但是走河内哪里?”
唯有河内,方是进入河南,河南如今可是明军的地盘,只有回到明军的地盘,他们才算是安全。
“朝歌!”
谭宗道:“届时我明军会接应你们!”
其实明军已经开始北上了,甚至已经兵出魏郡了,未必需要到河内,他们就能接应上了,具体时间,还需要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