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in9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三十三章.土生金鑒賞-djgjg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孙悟空一脸欣喜的看着被他推倒的人参果树如同时间回溯一般,重新立起,扎根进大地之中,喊道。
“哎..活了!活了!”
陆植瞥了一眼他,也并未说什么…真当就你那点本事,便真得能推倒了这人参果树吗?
就说那一株长在月宫之中的月桂树,被吴刚砍伐了成千上万年,也没能给月桂树伐了,人参果亦是那传说中的先天灵根,又怎么可能真的被孙悟空轻轻一棒子就给推倒了?
孙悟空倒是不知道这些,只知道既然现在人参果树活了,那他和镇元子之间君子协定也便算是完成了。
“镇元子,你看,俺老孙已经请来了真武大帝,救活了你的人参果树,那你是不是也该放了俺的师父和师弟了啊?”
天價嬌妻很透明 蘇少
“俺那两个师弟倒是没什么,皮糙肉厚,但俺师父可是个金贵人,被你捆在柱子上那么久了,说不定便要手酸脚痛,支撑不住了,你快点把俺师父放下来吧。”
镇元子目光略带惊奇的瞥了孙悟空一眼:“没想到你这无法无天的孙悟空,对你那师父倒还有点情分。”
“放心吧,既然贫道已经答应过你,只要你能找到法子,救活贫道的人参果树,那你私自偷盗人参果,还有推翻人参果树之事,贫道便不与你计较,自然说话算话。”
说着,镇元子便吩咐身边两个道童道:“清风,明月,你二人且去广场之上,把唐三藏师徒放下来,油锅也撤了吧。”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是,师尊。”
孙悟空也在一旁起哄道:“快去,快去,记得看着我师父点,定要动作轻点,不然的话,老孙可不依。”
镇元子点了点头,示意清风明月两道童下去放人,然后刚想转身,便被孙悟空从身后拉住了他的一截袖袍。
“嗯?你还有何事吗?”镇元子转头问道。
孙悟空一脸笑眯眯的说道:“你这镇元子,是不是忘了还有一件事了?你之前不是说,若俺老孙能找来人,救了你的人参果树,你就和俺结拜为兄弟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向陆植:“刚好现在真武大帝也在,正好给俺们做个见证。”
陆植挑了挑眉,这孙悟空,还当真是会打蛇随棍上啊,与镇元子结拜为兄弟,也真亏他敢想敢做了。
孙悟空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对那些远古密辛也是并不知晓多少,他只是单纯的觉得镇元子此人是个人物,而且一身本事很强,倒是十分对他的胃口。
而且是镇元子自己先前说的,若是他能找人来救活人参果树的话,不止可以放过他们,就算与他结为兄弟又何妨?
所以他下意识般的提起了此事。
镇元子深深的看了孙悟空一眼,随后笑道:“好!既然贫道先前说过,那如今贫道就与你结成兄弟,让你拜我为兄,你可愿否?”
孙悟空也没想到,镇元子居然真的答应的这么干脆,楞了一瞬后,赶忙点头道:“愿意愿意,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这位镇元子,可以说是这天地间少有的清修仙真一流的人物了,就算是孙悟空也十分的憧憬钦佩,能拜他做兄长,孙悟空又怎会不愿意?
陆植从旁看着两人顺势便结拜,互相拜为兄弟,却是并未做任何表示,只是静静的看着。
随后,在两人结拜完,定下身份尊长后,孙悟空身上的气运,顿时便出现了一阵强烈的波动和变化。
陆植目光微微一闪,隐约察觉到孙悟空身上的气运变化之后,他才明白了过来,西方为何要请动镇元子,在此设下一劫,并屈尊降贵的与孙悟空结拜了。
以镇元子在三界中的身份与地位,气运之浑厚,除开诸位圣人以及掌管天地秩序的玉帝大天尊之外,堪称无人能及。
都市无敌医仙
以他的气运,用来庇荫他人,绝对是无往而不利。
而与孙悟空结拜,孙悟空那更是能从镇元子那得到大量的气运反哺。
而且更重要的是,孙悟空乃是应天运而生的先天神圣,代表着五行中的金属性,而镇元子身为地仙之祖,属性为土。
土生金….镇元子与孙悟空结拜,可谓是以自身气运与属相,来成全孙悟空,帮助他完满自身,更进一步。
就是不知道西方究竟是花费了什么样的代价,才请动了镇元子配合他们,而且西方又是为何要如此苦心积虑的安排孙悟空了。
西方先是向天庭为孙悟空求取来了蟠桃与金丹,让孙悟空壮大本源,又请老君出手,将孙悟空一身法力道行炼化得与他混元一体,现在更是给他找来了镇元子这样一位大神通者为兄长,增长他的气运…
虽然这些安排看起来都是好事,的确对孙悟空十分有利,但陆植却总觉得,西方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培养‘催熟’孙悟空,怕不只是给灵山之上新增一位斗战胜佛那么简单。
帝戰 紫墨星辰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恐怕西方在安排孙悟空的时候,其实也早就已经给孙悟空定下了价码,只待需要之时,便要让他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不过这些如今也都还只是猜测,陆植也无法确定,西方对孙悟空究竟是什么样的安排与目的,但若有机会的话,陆植也肯定不介意将孙悟空拉拢过来。
陆植一边暗自推测着西方的行动和计划,一边与众人一同来到了观中的道场之上。
唐僧,天蓬几人已经被从石柱上解了下来,孙悟空见状也马上迎了上去。
“师父,还有两位师弟,你们没事吧?”
幻影情刀 雲中嶽
唐僧摇了摇头:“为师没事,悟空,你可有找到法子,救活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了吗?”
孙悟空拉着唐僧的手,让开了半个身位,让唐僧看到场中的陆植:“师父放心吧,俺老孙已经请来真武大帝,把那人参果树救活了,镇元子大兄也不再追责,已经没事了。”
唐僧这才放下心来,上前来向陆植与镇元子拜谢道。
“多谢帝君相助,多谢镇元大仙宽宏大量,饶恕我这顽劣的徒弟。”
陆植说道:“好了,玄奘,不必客气了。”
镇元子也是点了点头:“三藏法师,先前实在抱歉,贫道因人参果树之事,几乎将你祭了贫道那果树…”
唐僧连道不必,毕竟此事虽然他说来很无辜,但认真追究起来的话,他怎么也跑不了一个失教之责的。
為妳寫的歌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孙悟空如此任性妄为,胆大包天,也的确是他这个做师父的未有管教好。
所以镇元子要拿他泄愤的话,唐僧也自感无话可说。
众人又是一番寒暄交谈过后,唐僧顺势向镇元子提出了辞行,师徒几人离了五庄观后,终于再次踏上了西行的道路。
而陆植也在唐僧师徒离去后,与镇元子告别,返回武当山而去。
转眼间,又是月余时光匆匆而过,而这期间,倒是发生了一件值得一提之事。
却说唐僧师徒在离了五庄观后,继续西行而去,随后来到了一处名唤白虎岭的所在。
而那白虎岭上,有一白骨成精的白骨夫人,此妖也不知道是从哪得到的消息,知晓了唐僧乃是十事轮回的善人,一身血肉最为纯粹。
白骨精因是白骨成精,就算成精化妖,也同样没有血肉之躯,便想着若是能抓来唐僧,沐浴其血,生啖其肉,或可能让她血肉重生,重新生出血肉躯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