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wat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契約精靈開始笔趣-第628章 於黑霧空間進進出出(二合一)閲讀-9a8ff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苏皓刚从世界入口走出,就听到不好的消息。
“休伯特冠位昏过去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来人是一个叫丁子安的大师级御灵使,刚从鲸岛大学毕业,就拿到在辉光之城工作的机会,很是优秀,说起来还是苏皓的学弟。
“是的,学长。”
丁子安说,“医院那边,副院长的精灵是一只君主级的药师兔,也擅长幻术、精神能力,但还是叫不醒休伯特冠位。”
“据说,药师兔进入休伯特冠位的精神世界后,只见到一片浓浓黑雾,这些黑雾甚至能蚕食它的精神力量,药师兔不敢待太久,就逃出来了。”
“因为学长您家的蝶仙子,是幻术造诣最强的精灵之一,院长便让我到这里等待,希望您忙完后,能尽快去医院一趟……院长说,休伯特冠位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但继续昏迷下去,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
“而且听说绝对无光之地那边,情况更糟糕。”
苏皓皱眉。
“走,带路,我们过去看看。”
“啊?”丁子安愣了愣,“学长您刚从规则混乱之地回来,不用……休息休息吗?”
铁人不能这么干啊,何况先是飞上十万八千里,又窥破混乱之地的奥秘,这怎么着,都很费神吧?
学长却片刻不休憩,这就是,学长能年纪轻轻,便问鼎联盟的关键吗?
跟学长比起来,我就是个一级保护废物!不行,我也要更勤奋才是!
丁子安浑身干劲,迈着大步走在前头。
苏皓摸不着头脑。
不过刚刚在二哈麟号的VIP云床上,才睡了好一阵子,现在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他摇摇头,快步跟上。
辉光之城,
第一御灵医院。
休伯特冠位躺着的病床旁,围了不少精灵和御灵使。
有医院的副院长、院长,几名医生。
还有……
“师兄你也在这儿?”
“是啊,你师兄我如今的医院的特别顾问。”
乌师兄努了努嘴。
不远处,
羊角大仙正拿出生命之木法杖,遥遥指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面色有些扭曲的冠位休伯特。
法杖上,一圈圈绿色光晕冒出,笼罩在休伯特身上。
一时间,
整个病房内变成绿色的海洋,尤以休伯特身上最耀眼。
生命之息刺激疗法!
“既然从精神层面已经唤醒休伯特冠位,医院经过商量,便打算从肉体层面入手……毕竟,肉体和精神之间,是相互影响的。”
“不过现在看来……”
乌师兄摇头,“只能让你家蝶仙子来诊断诊断了,如果还是不行……”
或许只能等死三连。
……
苏皓是一个谨慎的人,哪怕全村……啊呸,全院的希望都在蝶小蝶身上,他也没有让小蝶莽撞出手。
俗话说,望闻问切。
切脉前,苏皓得再观察观察。
他凭自己本事地……开启了面板。
戰魂之舞 心之役
但没反应。
休伯特冠位毕竟是个人,不是精灵,人不再观测范围内。
“休伯特冠位他是当场昏迷?御灵守护没有起作用吗?”
苏皓直接跳过第二步,进入第三个步骤。
休伯特冠位的生命体征,还是很平稳的。
就像是做了个噩梦。
梦没醒来,人却很难受。
“呜呜呜——”
远处,
一只体型庞大,像狼,又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望着自家主人伸长舌头一副可怜兮兮模样的红纹地动狼,听到苏皓问,它呜咽着回答。
当时,
休伯特冠位还好好地骑在它身上,人很精神。
十二层塔龙老大哥,已经提前飞往绝对无光之地。
一切都没什么异常。
忽然,
它主人眉头一皱,仿佛是觉察到事情不简单,下一刻,就像是看见什么惊恐的事情一样,说了句“呃……”整个人就直挺挺地昏倒过去了。
接下来,便快进到红纹地动狼将休伯特冠位驮回来。
苏皓已经了解完整个过程。
“也就是说,御灵守护没能起作用吗?”
仙妻佷难追
守护是被动式的御灵术式,只要御灵使有危险,足以受轻伤的危险,便会自动激发,堪称御灵使的最强保命神技,没有之一。
御灵使能和精灵一块战斗,守护术式功不可没。
但这世上,没有绝对无敌的术式。
苏皓很久以前就知道,御灵使并非站在远处遥遥指挥,就能安全。
御灵守护也不是没有绕过的可能。
阿阎的幽冥业火,便是一种针对灵魂的火焰,对守护屏障攻击,能产生暴击效果……假设它使用鬼系秘传,需要10秒时间才能轰破守护屏障,那么,以幽冥业火燃烧,只需要一两秒。
这中间差距,足以让阿阎化身最顶级的刺客,绕过精灵,对御灵使造成真实伤害,进而直接KO。
——前提,是得找到御灵使的藏身之地,越是高级,越是经验丰富的御灵使,就越苟。
“但阿阎的幽冥业火煅烧,也只是伤害高了亿点点,蝶小蝶的幻术,有可能沿着契约网线直接袭击御灵使,但也绕不开守护屏障……”
有点棘手。
苏皓一通分析,得出结论。
一世青仙
好吧没有结论。
只能进入最后一个环节,有请蝶小蝶。
“咕喏~”
蝶小蝶早已经恢复常态,黄绿色的衣裙外,又套上一件白大褂,它小脸凝重,触角竖起,感知已经将休伯特冠位扫了一遍。
也没有守护屏障弹出。
但正常情况下,精灵的精神力临身,对身为脆弱人类的御灵使,是有很大威胁的。
“有没有可能,是休伯特冠位的御灵术式,受到压制。”
苏皓想。
外部探查,已经检测不出什么,蝶小蝶伸手一点,一个气泡出现,自指尖飘出,落在休伯特冠位头上,靠近额头的地方。
“咕喏~”
蝶小蝶面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苏皓想了想,施展‘御灵:同频’。
霎时,
寻找爱神 倪匡
呼啦——
无尽的黑雾于面前展开。
这黑雾越往深处便越浓,凝望着,心中的恐怖便被不断勾起。
待的越久,便越恐怖。
哪怕苏皓此时只是以同频连接蝶小蝶,都不由想起……
自己小时候被一只狗追着的恐惧。
哦,那还是世界变化之前的事。
“稳住心神。”
苏皓的万象之力迸发,继续和蝶小蝶一块往黑雾深处探索。
不算热血的传奇 木子梦
一步,
两步,
三百步,
远处黑雾中,出现一巍峨身影,如小山一般大,上面顶着一高塔,在黑雾中也有丝丝缕缕的金光迸……
“吼~!”
黑雾深处传来某种恐怖的咆哮,一瞬间周围黑雾宛如活过来一样,心中大恐怖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不断倾泻出来。
侠客管理员 战士双脚走天下
蝶小蝶都开始惊惧。
写书扑街。
投资失败。
创业破产。
科研血亏。
这一刻它感受到来自穷的恶意。
异世豆兵
……
呼~!
一睁眼,是陌生的天花板。
和熟悉的病房。
“多久了?”
乌师兄晃了晃御灵手环,“361秒。”
医院的副院长,一位叫卓友的天王级御灵使问道,“苏冠位,你在黑雾中见到了什么,当时我和药师兔只坚持了5秒,就不得不跑出来了。”
蝶小蝶嘟着嘴还在生气,在契约中不断念叨着什么,“才不会没钱,才不会没钱呢咕喏~!”
苏皓回过神来。
“这黑雾,我怀疑跟无光之地无关,有可能……是精灵!”
“黑雾给我的感觉,是活的。”
“而十二层塔龙,便是陷在黑雾之内,它已经陷入幻术之中,但身躯还留有一定的抵抗力。”
苏皓看了休伯特冠位一眼,“休伯特先生,或许也一样。”
“身体还在,但灵魂的本质,已经被‘拽’入黑雾空间中,而众所周知,御灵术式防护的主体,是灵魂。”
“如果休伯特冠位的灵魂不在,那么他的守护屏障无法激活……确切说是不在身体上,就可以解释了。”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
“另外,最好不要让其它擅长幻术的精灵再尝试,一旦我们撤离得太迟,就有可能像休伯特冠位一样,陷入里面,整个人,精灵昏迷过去。”
“且我有种感觉,黑雾,或者说黑雾背后的精灵,已经……发现了我。”
病房内,
仿佛有一阵凉风刮过,众人鸡皮疙瘩直冒。
……
“休伯特冠位的十二层塔龙,我以前是见过的,实力其实不弱……虽然可能是没来得及爆发觉醒态,就被扯进去,但……”
十二层塔龙是老牌冠位,够得着高级冠位的标准。
它的实战战力,或许比不上呆鸦。
和胖熊在三七开之间。
但它的精神抗性不弱,很可能强于胖熊……呆鸦哪怕有‘意志之剑’的增幅,也只相当于两到三个十二层塔龙。
不够。
苏皓本来有个计划,组团进入黑雾。
黑雾是一个整体,进入里面的精灵数量一多,就有可能分薄黑雾的影响。
但质量也同样重要。
如果说十二层塔龙精神抗性是“1”,胖熊是“0.8”,呆鸦是“3”,那么……
蝶小蝶便有“100”之数。
换而言之,
哪怕蝶小蝶能将呆鸦它们带入黑雾,也……
起不到什么作用。
计划待定。
……
唤灵世界,天柱山山巅,神树圣地。
大长老宫殿。
独臂的百里部长走入其中,微微躬身,“大长老。”
“此次前来,是有一件要事相问。”
水泽鸟大长老眼瞳微微睁开。
娱乐圈之贵后来袭
百里部长将黑雾、精灵,以及无光之地说出。
“竟还有能够削弱破碎之地混乱规则的方法?怪不得昨天,破碎之地略有变化,原来如此!”
大长老眼瞳中,放出精光。
又一次觉得人生,啊不,灵生有了希望。
这希望绝望起起落落的,它老人家也饱受折腾。
“可惜我们这些老家伙,走出圣地都有颇多限制,更何谈离开天柱山。”
大长老顿了顿,“你说黑雾是否为精灵所为,这,我不太清楚。”
“我只能告诉你,唤灵世界很大,真正强大的精灵,你们没碰见,不代表没有。”
“如你们所说,缺漏之地有其特殊性,那么引来强大的精灵,这并非不可能。”
“甚至,一些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又不像我们这样,不得不被束缚在这里的老怪物,知晓的秘密,要远远多于你我。”
大长老也说不准。
但它愿意帮忙。
很快,
在专机安排下,昏迷过去的休伯特冠位,被送到神树圣地。
水泽鸟大长老浩瀚的精神力笼罩。
它皱了皱眉。
“大长老,您也……?”
“不,我没能进去。”
它顿了顿,似乎是在思索,在组织语言,好一会儿才说,“这黑雾,有个古怪的地方,它在抗拒我的进入。”
“不是黑雾的主人,而是……仿佛是黑雾本身存在的规则。”
“这黑雾,很可能是来自一处规则混乱之地,被一尊冠位夺得。”
“冠位?”休伯特冠位问。
“没错。”
“因为黑雾是它所有,但又不被它完全掌控,其规则独立,你们的冠位、君主境界比它低,或相仿,于是能够进入。”
百里部长了然。
营救休伯特冠位等人,变得愈发艰难。
一尊掌握了某种诡异黑雾规则的冠位精灵呐。
棘手。
甚至黑白烛龙进入其中,没多时也被迫逃出。
黑雾中滋生恐惧,是规则,是必然,黑白烛龙也没法抗拒。
唯一值得庆幸的,
便是对方也无法主宰黑雾,至少,无法阻拦黑白烛龙进出。
“进进出出?”
苏皓眼睛一亮,根据前面几次试验,他忽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和蝶小蝶对视一眼。
不如……
……
无尽黑雾的深处。
隐约可见一道道人影,一只只精灵身影。
他/它们身上缠着无数黑色丝线,丝线交织,变成一缕黑色烟云,飘入无尽黑雾的高处。
这儿,
一尊由黑雾构成的庞大身躯,张开嘴,正准备享用这一顿美食。
圣门
忽然……
它瞥向远处。
又有小虫子钻进来。
黑雾精灵忽地飞出,身影所过之处,粘稠黑雾翻滚起来,呼啸涌出。
它又忽地顿住。
感知中,
那只小虫子出去了。
它往回飞,准备回去再享用美食。
又顿住。
小虫子又钻进来了。
它这次不打算理会,先享用一顿美食再说。
“呼~”
黑雾涌起。
这只小虫子精神力如推土机一样,对着黑雾一阵铲。
它飞过去。
小虫子出。
……
它飞回来。
小虫子进。
……
它飞过去……
它惊愕地发现,黑雾,稀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