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eye火熱連載小說 大周仙吏 線上看-第24章 困境展示-a5pkh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又一只熊妖被杀,即便眼前的白帝看起来十分虚弱,也不会有人以为,他真的已经油尽灯枯。
同伴惨死,妖宗另一名虎妖厉声道:“大家一起出手,我不信他还能再承受一次合击!”
众人默不作声,下一刻,又有无数道法术光芒亮起,将白帝吞没。
此时,已经没有人在乎法力的消耗,不杀死眼前的妖尸,死的就是他们自己。
然而这一次,白帝并没有站在原地承受攻击。
他的身影凭空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另一名熊妖身后,双手锋利的指甲刺进他的身体,只一瞬息,这熊妖就化作干尸倒地。
又是十余道攻击轰然而至,白帝的身影,又一次诡异消失。
与此同时,李慕只觉得毛骨悚然,浑身寒毛直竖,更是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尸气。
下一刻,白帝在他身后出现,锋利的黑色指甲刺向他的身体。
李慕的身体上,弹出一道金光,将白帝远远弹开。
虽然没有受伤,但李慕的脸色却沉了下来。
此尸明明已经受了重伤,油尽灯枯,却还是能施展瞬移,这样下去,众人根本攻击不到他,早晚会成为他的血食。
他毫不犹豫地取出一张符箓,瞬间用法力催动。
一位金甲神兵,手持巨剑,出现在虚空中,第六境的金甲神兵出现,这空间依然稳固,没有丝毫要崩溃的迹象。
李慕看着白帝的身影,心中的猜测已然被证实。
出于对壶天空间的保护,在无主情况下,第六境强者不能进入。
此刻,那刚刚诞生的僵尸,得到了白帝的记忆,也得到了他的传承。
从现在起,此洞府已经有主了。
但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壶天空间的主人,在自己的空间中,和神明无异。
金甲神兵刚刚出现,便挥动巨剑,砍向白帝妖身。
白帝身影消失,巨剑砍了个空。
幻姬见此,犹豫了一瞬之后,从怀里取出一个黑色的玉符,用力捏碎。
————
一道浓郁的黑气,从玉符中喷涌而出,形成一个头生双角的妖魂,身上也散发出第六境气息波动。
妖魂在幻姬的驱使下,向白帝飞扑而去。
与此同时,金甲神兵的巨剑,再次斩下。
幻姬放出的妖魂,忽然凭空消失,下一次出现,已在金甲神兵的巨剑下。
一剑斩下,妖魂一分为二,虽然很快便又合在一起,但魂体却虚幻了许多,气息也萎靡下来。
短短的时间内,妖宗最后的两名妖物,也死于白帝之手。
此时的白帝,脸色红润,头发也长了出来,除了身上的尸气外,看上去已经和常人无异。
霸住完美公主
而他本来衰弱的气息,也再次强大起来。
此刻,众人心中已经绝望,在这空间之中,白帝根本不可战胜。
杀了这几名妖物之后,白帝终于将目光,望向了六宗长老,身形再次消失。
李慕心念一动,道钟飞出,猛地变大,将李慕和六宗长老,以及几位朝中供奉,罩在了一起。
咚!
道钟之上,传来一声嗡鸣,白帝身影出现,被阻隔在道钟之外。
他伸出双爪,猛地刺向道钟,指甲却直接折断,虽然很快就长了出来,但也对道钟无能为力。
破天錄 唐川
紧接着,他开始施展出一道道强大的法术,却只能让道钟发出声响,无法进入钟内。
蓦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白帝的身影扭曲,化作一道青烟。
李慕面色微变,手上出现了在妖皇宫第二层大殿,从幻姬手里抢来的那个玉瓶。
他想都没想,直接将玉瓶捏碎。
道钟之上,那仅剩一丝的裂缝,忽然散发出金光,最后一道裂缝,终于消失不见。
李慕本来没想得到这只玉瓶,但他却从道钟那里,感受到了它对此物的渴望。
根据他的猜测,那瓶中装着的,应该是可以帮助道钟修复的天地源气。
有了这些源气,道钟终于再次完整。
原先的裂缝处,轻烟再次化为白帝的身影,他有些不甘的看了钟内的众人一眼,飞向了魂宗三人。
那三名魂修想要逃,却根本无处可逃,几个呼吸的功夫,魂体就被白帝吸入腹中。
至此,四位妖王手下,损失惨重,魔道魂宗和妖宗,来的人已经全灭,唯有幻姬身边魅宗和幻宗的人得到了保全,但也只是暂时而已。
李慕放出的金甲神兵,和幻姬放出的妖魂,根本无法靠近白帝。
他们只要接近白帝十丈,就会被白帝挪移到远处,连他的衣角都无法碰到。
而这两者,都有时效,恐怕要不了多久,都会消散。
李慕不能再看着白帝继续杀下去,即便他和幻姬等人,属于不同的立场,但如果他们死光了,就轮到他自己了。
趁着白帝又抓了两只妖物,吸收他们精血时,李慕操控道钟,将其余的人一同罩住。
幻姬默默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仇易报,恩难还,这是天狐一族的共识,也是狐族前辈们传下来的经验。
虽然她不想再接受李慕的恩情,但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在一条船上,要想活命,就得放下一切恩怨,共同对付唯一的敌人。
李慕看着幻姬,说道:“还有什么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吧,要不然,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困死在这里。”
幻姬想了想,再次拿出一张玉符,说道:“壶天空间无法传信,但这子符中,有我一滴精血,只要捏碎此符,即便是在壶天空间之外,我兄长手中的母符也会有感应,他便会知道我们遇到无法解决的危险了……”
李慕问道:“你兄长知道又能怎么样?”
幻姬道:“我的兄长就是魅宗大长老,他现在在外面。”
桃源剩女传说
茅山道士 大王饶
李慕明白了幻姬的意思,虽然他们无法告诉外面的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只要让他知道幻姬有危险,外面的十几名第六境强者,便会再次合力打开空间。
到时候,即便是白帝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是那么多强者的对手。
道钟之内,幻姬毫不犹豫的捏碎了玉符。
总裁的隐婚前妻
妖皇洞府之外,山谷中,正盘膝打坐的一名俊秀男子,面色忽然一变,猛的站起身。
妖宗大长老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男子道:“幻姬有危险!”
他毫不犹豫道:“打开空间!”
妖宗大长老,秦广王,以及幻宗那名强者,同时飞身而起。
魅宗此狐,是万幻天君的儿子,而万幻天君,在整个魔道,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次行动,便是以魅宗为主。
四大妖王,也都悬浮在空中,道门和大周朝廷联手,为了平衡势力,他们与魔道,暂时结成了同盟。
八人将法力聚焦在一点,虚空中,逐渐撕裂出一个洞口。
一股超越了第五境的强大气息,从那洞口中散发出来。
几人感受到那气息之后,同时色变。
“怎么会有第六境强者!”
“好强的尸气,有尸宗的人混进去了!”
零號專案 三生石3
“可那空间怎么依然稳定?”
……
对面,邋遢老道也站起来,大怒道:“该死的,你们魔道果然不讲道义,竟然偷偷放进去了第六境!”
妖宗大长老怒道:“放屁,我看不讲道义的是你们吧!”
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无主的空间,只能让第六境以下的人进入,虽然他们也想偷偷潜入进去,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定是对面那些人搞的鬼!
就在所有人不明所已时,他们好不容易撕裂的空间,竟然开始快速愈合,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时,他们终于发现了不寻常之处。
“难道是里面出事了?”
“一起出手!”
所有人一同出手,想要再次撕裂空间,然而这一次,他们的法力交汇之处,除了天地之力变得极度混乱之外,再也没有出现什么异象。
“怎么可能!”
“妖皇洞府不在这里了!”
“无主空间怎么会自己移动?”
“莫非那不是妖皇洞府,而是一处有主空间?”
……
那俊俏男子脸上充满担忧,玄真子更是面色大变。
李慕代表了符箓派的未来,如果他在这里出事,他回去怎么和掌教交代,怎么和太上长老交代?
邋遢老道一拍大腿,苦着脸道:“完了,老夫的天机符完了……”
在场众人脸色阴晴不定。
壶天之术,是上三境法术,第七境也只能制作制作储物法宝,开辟小型空间,真正要在主空间之外,开辟出一方小天地,需要更强的实力。
有主空间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难道是他们不小心闯入了一位强者洞府?
家有萌妻:首席老公壹念情深
邋遢老道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如果那真的是一处有主空间,仅凭我们,根本无法打开入口,他们是遇到了其他的危险,刚才那强烈的尸气,难道是妖皇洞府中的古尸成精……”
玄真子道:“先不管原因,想办法将他们救出来再说……”
他想起来,道钟在李慕身上,短时间内,他应该能够自保,但时间一久,便说不定了……
此时,妖皇洞府,众人站在道钟之内,看着天空中的裂缝,在白帝的控制之下,逐渐合上,脸上逐渐浮现出绝望之色。
这里是白帝洞府,在这里能发挥出十成以上的实力,而他们这些人,就是他的瓮中之鳖。
道门众长老还能保持镇定,一名供奉担忧的看着李慕,问道:“李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慕轻吐口气,说道:“不用担心,他一时半会儿攻不进来。”
完整的道钟,可是连第七境都无可奈何,只要白帝的实力没有完全恢复,就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外面的东西,虽然得到了白帝的传承,但从本质上来说,他只不过是一具厉害点的僵尸,实力不会超过第六境。
局外 木辭vn
如果不是这空间之中,没有任何天地之力,李慕无法施展道法,他一个人,就能镇压此尸。
在意识到,他无法攻破这口钟的防御之后,白帝便放弃了攻击。
他转身走进了妖皇宫,再次走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头发也束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他,和那雕像,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他站在钟外,淡淡问道:“你们谁拿了本皇的东西?”
众人左右四顾,都一脸茫然。
末世之唐門藥師 言瑕
一开始,他们的目标是天书,根本没有将其他东西放在眼里。
后来,所有人都在逃命,哪里顾得到别的?
李慕看着幻姬,问道:“你是不是拿他什么东西了?”
幻姬沉着脸,冷冷道:“没有!”
白帝淡淡地看着他们,说道:“本皇不急,这里的东西,迟早都是本皇的……”
李慕道:“别本皇本皇了,你根本就不是白帝,白帝已经死了,你只不过是他这具尸体诞生的意识而已……”
白帝道:“我是。”
李慕坚定道:“不,你不是。”
白帝沉声道:“我是妖皇白帝。”
李慕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这僵尸远比他想象的要固执。
他想了想,说道:“好吧妖皇大人,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
白帝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拒绝,目光望向李慕。
李慕看着他,悠悠问道:“如果有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三千年的船,只要船上的一块木板坏了,就会被拆掉换上新的,等到有一天,这艘船上所有的木板都被更换过一遍,那么它还是之前那艘船吗?”
白帝淡淡道:“当然不是。”
李慕继续问道:“那么它是从什么时候不是的?”
白帝张了张嘴,想要说出什么,却没有说出什么。
陰人往事
仔细思考过此人这个问题之后,他现在有些乱。